市场观点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市场观点

2016:最怕什么,最不怕什么? 发表时间:2016-01-28

来源:经济观察报、少数派投资

作者:李晓丹

我们尊重原创者版权,除我们确实无法确认作者外,我们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在此向原创者表示感谢。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联系小编删除,谢谢!

面对第一个问题,经济学家的答案相对集中:最怕宏观政策失误。但是对于第二个问题,答案几乎涉及了所有的潜在的经济风险:经济下滑、金融波动、通货膨胀……

2016年开年就云波诡谲,金融波动加大的同时,宏观政策的玩法也与以往大不相同。

2016年,中国经济最怕什么,最不怕什么?

面对第一个问题,经济学家的答案相对集中:最怕宏观政策失误。

但是对于第二个问题,答案几乎涉及了所有的潜在的经济风险:经济下滑、金融波动、通货膨胀……
 

最怕的:宏观政策失误,预期被打乱

近日央行召开商业银行座谈会,引起关注的一点就是,在谈到补充流动性时的表述被市场理解为:用MLF、SLF、PSL等操作来补充流动性,春节前降准的可能性不大。

上海证券首席分析师胡月晓表示,央行说得很清楚了,为了维护汇率的稳定,少用降准,对季节性资金需求,用对应期限工具满足。

建行金融市场部的张涛分析:“春节前没有实行预期中的降准,是怕释放放开流动性的信号。”

对于2016中国经济最怕的,张涛判断的逻辑与分析流动性是一致的:最怕预期乱,例如股市、汇率。

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丁爽也认为,最怕政策出错,特别是涉及市场方面的。

中银国际宏观分析师叶丙南表示,“中国经济下行,美国加息造成流动性环境的错配,对港股形成双杀效应。”

“宏观政策框架、改革路径不稳是影响近期股市波动的主要因素。”叶丙南说。

除了股票市场,汇率、大宗市场也弥漫着恐慌情绪。这在近期的香港市场上表现得尤为明显,资本流出和港币利率上升对香港房地产打击不小,联系汇率制度下美元加息又推升了香港按揭贷款成本。

民族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朱启兵对经济观察网表示,“最怕的其实还是汇率失控,过快贬值或者为了控制贬值而不得不在资本项目开放方面倒退。”

胡月晓也持有类似的观点。“最怕资本大规模外流。” 胡月晓说。

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经济观察报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将这些政策的扰乱因素总结为“黑天鹅”。

中信银行总行金融市场专家刘维明表示,可能成为“黑天鹅”的还有信用风险。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系副主任苏剑特别强调说,金融市场最怕乱。

中国农业银行总行战略规划部高级分析师范俊林则从实体经济角度提醒说,最怕还是房地产市场需求下降。

华夏银行发展研究部战略室负责人杨驰表示,“最怕经济增速继续过快下降。”
 

最不怕的:股市波动、就业

2016年初金融市场的运行和监管都受到了双重挑战。

对此,央行副行长易纲提出的意见是:对于商业银行来说,2009年贷款过度投放,至今还未消化,各商业银行应该反思这一问题。对于汇率问题,一揽子汇率制度没有变;稳定汇率预期就是要保持对篮子货币的基本稳定;基本面来看贸易仍然顺差,国际收支平衡,还是健康的,对经济要有信心。

“最不怕的是波动。”管清友对经济观察网说。

IMF副总裁朱民在2016年达沃斯论坛期间就表示:“广义的金融市场,包括股市在内,大幅的反复波动基本都是短期性的,但经常出现波动会成为市场的新常态,这会在今后12个月持续跟着我们。”

朱民的解释是:我们用标准差来衡量市场的波动情况,这个指标就是将市场一天的波动幅度和100天的平均波动值进行比较。通常来说,一个标准差是允许的,两个标准差就形成市场巨大的波动了。

叶丙南认为,最不怕的是市场自发调节。

从央行在释放流动性上更多依靠的扭曲操作,近期陆续出台的政策更主要的是集中在了与实体经济相关的领域——全面推行营改增、淘汰过剩产能、央企兼并重组。

在杨驰看来,虽然经济增速的下行压力不断加大,但这是经济结构调整必须经历的,这一过程中不必过分忧虑就业问题。

“人口红利消失,劳动力供给下降,服务业比重上升,自助创业热情高涨,产业向中西部转移,最大限度地缓解了失业问题。从统计数字看,这两年最不用担心的就是就业(虽然登记失业率数据的科学性倍受质疑,但还是能看出大致趋势)。”杨驰说。

胡月晓也认为,“最不怕经济增速下降。”

丁爽也表示不必为中国的出口过于担心,“因为人民币可能不再升值。”他说。

苏剑则认为,最不怕的通货膨胀。

而从股票市场来看,波动依旧不断。1月26日,上证A股午盘跌至2900点以下。除了经济增长回落、资金流出等因素外,对股票市场预期的不确定造成了不小的摇摆情绪。

股市加快的同时,政策也中进行一系列调整。证监会近日公布,大股东减持不得违反证券法短线交易的禁止性规定;对6宗案件做出行政处罚;任何市场机构不得发布新三板买卖意向,新三板挂牌公司转让意向平台2月上线运行。

拉升股指的根本在于经济企稳,而维护股票市场的信心则需要尽快完善市场规则。刘维明就表示,“最不怕股市崩盘。”范俊林也认为,“最不怕就是股市下跌。”

Q&A

张涛:最怕预期乱,例如股灾和汇率
最不怕——不好说

朱启兵:最怕的:汇率失控,过快贬值或者为了控制贬值而不得不在资本项目开放方面倒退
最不怕——不清楚

胡月晓:最怕资本大规模外流
最不怕经济增速下降

管清友:最怕黑天鹅
最不怕波动

丁爽:最怕政策出错,特别是涉及市场方面的
最不怕出口失去竞争力,因为人民币可能不再升值

刘维明:最怕信用风险
最不怕股市崩盘

 

杨驰:最怕经济增速继续下降
最不怕就业问题
 

苏剑:最怕政府乱调控、金融市场最怕乱
最不怕通货膨胀

 

范俊林:最怕房地产市场需求下降
最不怕股市下跌

 

叶丙南:最怕政策不稳定
最不怕市场自发调节